-64岁成国际武坛一霸田间女侠朱米兰的功夫传奇

64岁成国际武坛一霸田间女侠朱米兰的功夫传奇

2019-03-04 10:33 | 浙中新报

朱米兰在耍双刀

“一个看似普普通通的家庭主妇,没想到功夫了得,还是国际武坛‘一霸’呢!”近日,义乌佛堂镇的陈先生给新报打来电话,说在佛堂镇靖安塘村一农家门前看到一名农妇在打拳,一招一式让他大开眼界。他一问更是吓一跳,原来,这个农妇是竟是国际武道联谊会副主席、世界著名武术家朱米兰,她独创的内功拳米兰系列套路“威震”国际武坛。

昨天,记者前往靖安塘村一探究竟。原来,朱米兰不仅武艺高超,习武背后还有诸多令常人难以置信的传奇故事。

逃婚路上遇“知己”,从云南来到义乌

朱米兰今年64岁,出生于云南宣威农村。16岁时,按照当地风俗,父母包办婚姻将她许给同村一个小伙子。“虽然父母做主,与人订了婚,但我一点都不喜欢那个小伙子。”让朱米兰觉得不满意的,不是对方的家境和长相,而是对方的性格脾气。“他性格倔犟,脾气很不好,而且还没读过书,不识字。”

朱米兰一直不愿与男方交往,甚至不肯到对方家做客。按照双方家长签订的婚约,朱米兰年满22岁就得嫁到男方家去,可她以各种理由拒绝结婚。男方无奈之下“抢婚”,结果把朱米兰逼急了,最终铤而走险选择逃婚。

翻过几座大山,朱米兰觉得已身处安全地带,便走进一个全是外地人在干活的建筑工地,想找点活干以填饱肚子。“当时我身无分文,啥活都愿意干,哪怕不给钱,只要有饭吃就行。”朱米兰起初的想法是,先找个可以歇脚的地方,过阵子再回村里探探虚实,如果父母不再逼婚,男方也同意退婚,她就回家继续干农活。让朱米兰没想到的是,建筑工地上一个名叫朱盛豪的施工员“钻”进了她的心窝,并因此改变了她的人生。

“他不但长相好,有文化,还特别懂得体贴人,对我很关照。”在建筑工地打工期间,24岁的义乌小伙朱盛豪成了朱米兰最大的精神支柱,两人相处不久就恋爱了。在建筑工地干活,从事的都是重体力劳动,朱米兰个子虽小,重活干多了也练成了一副强健的筋骨。两人在工地自由恋爱并结为夫妻后,朱米兰随朱盛豪来到义乌佛堂镇靖安塘村安家。

“在靖安塘村,我一点点地克服了语言障碍,一步步地适应了义乌的农耕生活,和丈夫生育了二子一女。” 朱米兰说,夫妻俩都是能吃苦的人,凭着吃苦耐劳的精神,两人建立了一个幸福的家。

为治伤四处求医,46岁迷上武术

1980年,义乌农村实行土地承包责任制,朱米兰一年到头在田里劳动、带孩子。一次在田里割稻子时,她不小心把腰扭伤了,后来发展成坐骨神经痛。“那时候农活太忙,又要带孩子,想去医院看病都挤不出时间,我只能硬撑着。”等到三个孩子都上了学,朱米兰的身体已大不如从前了。她说,人劳累时,两个膝盖就会疼得难受,腰椎间盘突出也很严重。后来,她虽然到了很多地方求医,但都没看好。

44岁那年,朱米兰突然对练武术感兴趣起来。起初,她买了播放机和一些太极拳教练磁带,在家里一招一式地开始自学。46岁那年夏天,她从电视上看到佛堂镇的老拳师王铨廉在办暑假青少年武术培训班,就去报名参加,与孩子们一起从基本功练起。暑假过后,孩子们都去上学了,她就一个人坚持在师傅那里学。

“王铨廉师傅毕竟是年轻时从上海精武门里出来的武林高手,拳打得非常好,我就像着了魔似的,整天都想着练武的事情。”朱米兰也不清楚自己哪来的悟性,人家都认为很难学的武术套路,她几天就学会了。王铨廉也常当着众人的面夸朱米兰学武的悟性很高,很热心地传授她功夫。一个教得认真,一个学得起劲,师徒俩配合得很默契。很快,朱米兰就从王铨廉那里学到了少林拳术、精武弹腿、刀、棍、枪、剑等功夫。

那一年12月,王铨廉第一次带着她这个“半路出家”的大龄学徒,参加了义乌下骆宅村组织的武术表演。师徒同台表演,好评如潮,朱米兰信心倍增,从此一发不可收拾。她住的靖安塘村离位处佛堂集镇的王铨廉武馆有四公里路,她每天都骑车赶去学习,风雨无阻。通过学武,她的坐骨神经痛也很快好了。

“身体变好了,我学武的劲头也更足了,师父说我的南北少林拳、功力拳、子母棍、长穗剑等功夫比他还打得好。”更让朱米兰自信满满的是,2003年,47岁的她第一次参加在温州瑞安举行的浙江国际传统武术大会暨浙江传统武术比赛,在与来自14个国家和地区的1000多名选手的竞争中,她一举获得了“女子少林拳”第一名和“杨式太极拳”第七名的好成绩。2004年,朱米兰到杭州参加浙江国际传统武术大会,又获得了“风云棍”第一名和“功力拳”第二名,夺得一金一银。

四处求师学艺,获“田间女侠”美誉

因连续两次在浙江国际传统武术大会上摘金夺银,朱米兰在义乌武坛享有了较高的知名度,名气甚至盖过了师傅王铨廉。2005年初,她在靖安塘村成立佛堂镇武术二队,当起武术教练。同年3月中旬,朱米兰赴香港参加第三届香港国际传统武术节比赛,用一条长板凳当器械,舞起了灵活多变的“板凳花”。最终,她的“少林靠身凳”一举获得器械类女子组冠军,“蛇拳”获得拳术女子组第三名。同年8月,朱米兰在脚受伤的情况下,参加了第三届浙江国际传统武术大会,又分别取得女子组“蛇拳”第三名、子母棍第三名的好成绩。

2006年,朱米兰到义亭镇开办武术培训班。同年11月,她考取了由国家体育总局颁发的“国家一级社会体育指导员”资格证书,同年入编《当代中华武坛精英名录》。

“名气越来越大,带的徒弟越来越多,我对自己的要求也变得越来越高了。”2007年初,朱米兰做出了一件让常人无法理解的事情——在家人极力反对的情况下,她大胆地背起行囊出门,四处慕名求师学艺。她先后叩求云海法师指点内功修练,向浙江武术名家朱文崇学少林武术与靠身凳等传统的功夫套路,师从内功拳学创始人、传统武术高手王奎安习练长拳、人卦、形意拳……

“那是我收获最大的一年。在杭州举行的国际武术比赛中,我夺得了三枚金牌;10月,被吸收为中国武术协会会员;12月,考取了浙江省武术协会颁发的‘一级涉外教练员’资格证书,还取得了三级太极教练证书等。”在朱米兰看来,2007年是她“武术事业”的一个巅峰。因多次在国际武术比赛中摘金夺银,她还获得了“田间女侠”的美誉。2008年,她受聘到长沙市中华武术馆担任总教练;同年入编《当代中华武术名人名家辞典》。

创办武术俱乐部,成国际武坛“一霸”

2010年,迫于来自家庭的压力,朱米兰从长沙返回义乌。随后,她在靖安塘村创办了义乌市功夫之家俱乐部,并把内功拳学创始人、传统武术高手王奎安从山东请到义乌,潜心研究内功拳。

在王奎安的精心指导下,朱米兰对内功拳深钻苦研、精心揣摩,集众家所长,创出了独具一格的内功拳米兰系列套路。“当时,俱乐部成员曾多达1000多人,内功拳米兰系列套路特别受中老年人的喜爱,我们还专门刻录了一个内功拳米兰系列套路光碟,供大家学习。”

“内功拳米兰系列套路特别适合健身,很多人称之为健身操。”2010年在武当山举行的国际武术健康大会比赛中,朱米兰凭借自创的内功拳米兰系列套路,获得了一块金牌和一块银牌。2011年2月,朱米兰被国际武道联盟总会授予“传统武术展黑带八段”,同时被世界著名武术家评审委员会评为“世界著名武术家”。

习武之余,朱米兰还向王奎安学习药酒酿造技艺。“王奎安不仅内功深厚,还会研制药酒,内功增功酒(国际武道联盟总会监制)就是他研制出来的。”朱米兰说,在与王奎安研究、酿造内功增功酒的同时,她还学习了按摩技术并取得了相关证书。2016年,61岁的朱米兰被任命为国际武道联谊会副主席。如今,64岁的她已成国际武坛“一霸”,国际武道联谊会举办的各种武术赛事中总少不了她的身影。

“我都60多岁的人了,依然能步履矫健,浑身是劲。劈腿、跳跃、耍刀舞棍,一点不比年轻人差,都是几十年坚持习武带来的。”朱米兰说,她现在体会到习武的最大好处是身体变好了,她很想把这些东西教给大家,让更多人享受到习武的乐趣。

(原标题《46岁开始习武,64岁成国际武坛“一霸” “田间女侠”朱米兰的功夫传奇》,原作者王志坚、贾沧斌。编辑童晓)

朱国福的生平

朱国福生于1891年,河北定兴人。幼从张长发习罗汉拳,继从马玉堂习形意、摔跤、弹腿诸技,后经马玉堂引荐,又得师爷李存义、张兆东二人的教授。返乡时,朱国福与同乡孙振川较技,遂深服振川之能,从振川习孙氏八卦拳年余。1917年,经振川引荐并持李存义之荐书,朱国福拜在孙禄堂老先生门下习艺。习孙氏太极拳。翌年10月,徐世昌请孙禄堂老先生入总统府。于是孙老无暇教拳,朱国福遂辍其所学。转从张玉峰先生进修形意、八卦及其散手。
1923年,朱国福受李存义之托,护送周孝怀南下上海。恰逢上海法租界举行国际拳击比赛。在友人介绍下朱国福去看了几次拳击比赛,遂对拳击产生了浓厚兴趣,于是又开始研究拳击。并致力于使拳击之技法与形意劲、八卦步结合。不久,俄国拳击家婓益·哈伯尔在法租界挑战上海拳坛,很轻松地战胜多人。哈伯尔因此而轻视中国武术界屡发挑衅性狂言。朱国福得知,异常愤怒决议参赛。但是,他是谨慎之人,先去赛场观看。朱国福观看了哈氏的几场拳赛后,决定报名比赛,与哈伯尔一觉雌雄。但因哈氏体重比朱国福重四十余斤,有关人士皆认为朱国福非哈氏对手。哈氏亦认为朱国福是在拿生命冒险,故要求与朱国福签订比赛中打死勿论的生死合同,并进行了法律公正。
赛前气氛十分紧张。比赛约订六个回合,并按拳击规则进行。开始前三个回合,朱国福按照自己事先拟定的搏击方案,先采取游斗之法,靠八卦身步之法使哈氏重拳频频打空。同时以刺拳消耗哈氏体力。不时趁机抓隙,击出几拳。因此三局结束时,以点数占优。至第四合时,哈氏动作已迟,主遂以形意之整劲出重拳,一下将笨重体大如熊的哈氏击倒在地;而后,朱国福越战越勇,又数次将哈氏击倒。至第五合,哈氏动作更迟,而朱亦因体力消耗较大,已无力再发重拳。以后朱国福再施八卦游斗之法,终于战胜了哈氏。
朱在击败外国拳手后一战成名,轰动上海武坛。于是朱留在了上海。然而朱国福并未陶醉于胜利之中,朱国福由此战中深感到体能的重要和西洋拳击的简洁实用。以后,朱国福常做拳击练习,并要其弟朱国禄来上海作自己的陪练。当时,朱国禄已弃武数年。到上海后随国福重新习武。由此之后,朱国福致力于将中国传统武技与西洋拳击相结合之探索。朱氏为近代率先作这一探索并取得一定成绩之第一人。并带动其兄弟四人皆练拳击。其二弟朱国禄、三弟朱国祯的技击成就亦无不得益于朱国福对拳术的研究和影响。1928年,朱国祯随孙禄堂老先生来到上海。朱国祯生于1904年,1924年在天津拜在孙老门下习练孙氏太极及形意,习之三年余,并得太极剑、形意枪之传。朱国祯到上海后不久就与其兄长一道进行拳击训练。据顾留馨先生回忆说:“孙老师在的时候,他们三人还是有板有眼地按规矩练。老师一走,他们便戴上拳套大打一气。”
1928年7月5—6两日,由中国尚武团义办的中、日、美、俄大力士拳术比赛在上海北四川路月宫戏院举行。中国参赛者四人、日本五人、美国五人、俄国一人。比赛结果,中国四人皆败,日本五人皆胜。比赛结束后,日本选手发表讲话,公开凌辱我中华民族。朱国福、朱国禄、朱国祯三兄弟闻知此事后,决定三人联袂前往日本拳手所在的虹口寓所。到后,朱氏兄弟分别与五位日本拳手进行了交手,结果,日本五人全都败在了他们兄弟三人手下。后来,此事受到西北军首领张之江先生的高度评价。此次交手更加坚定了朱国福对传统武技与西洋拳击相结合的探索,也使朱氏兄弟对拳击的兴趣大增。 1928年10月,南京国民政府举行了第一届国术国考,在全国范围内选拔武术精英。全国各地的武术名家、高手数百人纷纷赶至南京参加此次国术国考。如有72岁的李汇亭、64岁的梁占魁、62岁的陈富有和刘永祥、61岁的金恒铭和60岁的李好学等老一辈拳家,还有正值盛年的六合、摔跤名家佟忠义、北派少林大师赵鑫州、八卦名家贾凤鸣、岳氏连拳及鹰爪大师陈子正、八卦名家高凤岭、形意八卦名家左振英、查拳高手于振声、太极名家吴图南及八极、劈挂名家马英图等。通过首场预试者就有333人之多。以后的比赛则更趋惨烈,伤筋断骨之事时有发生。有人甚至把棺材抬至场下进行比赛。
经数日恶斗,许多名家、大师纷纷落马。像赵鑫州、陈子正、贾凤鸣、高凤岭、左振英、于振生、吴图南等名家仅通过预试。闻名全国的万籁声也因特殊原因仅获得中等。最后优胜者只剩下17人。这17人中就有朱国福和朱国祯兄弟。为了避免这17位高手发生意外。在这17人中未再进行比武。而是通过文试决定最优等15人。由于朱国禄文采出众,于是由优等晋入最优等。最后在颁布的最优等15人中,朱氏兄弟竟占了3人,为五分之一。其中朱国福名列首位,轰动当时武林。
不久朱国福被聘为中央国术馆教务主任,负责指导中央国术馆的教学工作。其三弟朱国祯被聘为技击队队长、二弟朱国禄为副队长。朱国福在教学中大胆革新,一是鉴于国术馆中的学员都具有一定的传统武功基础,故而利用国术馆高手众多的条件,大幅度加强相互间的散手练习,用以提高实战能力;二是大量增加了西洋拳击的研习,当时定名为搏击课;并培养出李成希、郭世铨等搏击高手。对于朱国福的这些做法在当时并非没有异议。当时国术界中不少人认为国术馆应去认真研习少林、武当等传统的内、外家功夫,而不应该把西洋拳击放在这么重的位置上。然而一年多后,经过浙江省、上海两次国术大赛的检验,朱国福的这些做法得到了越来越多的人们的认同。 1929年11月在杭州举行了“浙省国术游艺大会”,不久在上海又举行了“上海国术大赛”。这两次大赛实际上是中国近代最大的两次全国性的擂台大赛。筹备的时间也较为充分,当时全国各地有名的拳家几乎全被邀请参赛。其中浙江、江苏、湖南、河北、山东、福建、四川等省和南京、上海、北平、天津、青岛等市的地方政府尤为积极,倾其国术精英前来比赛。包括一些异僧、神道也赶来参赛。甚至日、俄等国拳手也跃跃欲试。
然而比赛的结果却出乎许多人的预料之外。最终获得“浙省国术游艺大会”前十名最优等者的,皆为中央国术馆和江苏国术馆的学员。而那些异僧、神道及世外高人们皆纷纷落马。其中擅长西洋拳击的朱国禄获第二名。虽然对朱国禄的这个成绩当时有很多异议。但无论如何,人们对练习西洋拳击在提高技击能力上所具有的实效性还是不得不承认的。当时朱国禄的异议主要为亮点,其一是钻规则空子,其二是以欺骗手段诓胜胡凤山。根据当时的比赛记录,朱国禄出赛11场,7胜4败。胜率并不高。但由于比赛规则规定,上一轮比赛的负者,在进入负者组的比赛中若能获胜,仍可进入下一轮。故朱国禄就根据场上形势适时地利用这一规则。如轮到朱国禄与赵道新比赛时,朱国禄不战自退。使赵不打进入到下一轮。尽管赵道新在随后的比赛中接连负于岳侠、韩庆堂和曹晏海,仍能获得13名的较好成绩。而朱国禄的实力在负者组中世突出的。而负者组中的选手大多因为经过激烈的对搏后失利,气势已衰且多有伤病,从而使朱国禄能与较弱的对手进行比赛,故也较为轻松地进入到下一轮。
在参加此次比赛的各位选手中,公认胡凤山的技击实力最为突出。当比赛进行到最后阶段,即决定前六名的位次时,所剩六位选手中唯有胡凤山全胜。由于胡凤山在前面的比赛中已连伤数人。为了避免出现更多的受伤事故,评判委员长李景林对胡凤山说:“凤山呵,前六名就不要打了,排排名次算了,按前面成绩算你第一。”

太极宗师之太极门朱飘逸父母都死了吗

民国时期,朱飘逸为完成父亲遗愿,在家门惨遭灭顶之时,逃到陈家沟太极门。一度产生自暴自弃念头的朱飘逸在梁普方及陈清源的开导下,开始在太极门学习太极拳。朱飘逸学成太极拳之后,为将龙头杖交给革命军,与亲人朋友一同到上海。在上海,朱飘逸一面推广太极拳,一面等候革命军消息。在杀父仇人张凌海的阴谋下,朱飘逸不得已去探寻龙头杖的秘密,最终在革命军的帮助下,完成了父亲的遗愿。回到上海之后,朱飘逸为了保护上海能够和平解放,与日本黑龙会展开斗争,最终直捣黑龙会,粉碎了日本人的野心。

Author: SDFJKOSD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